新聞中心

News Center

黃紅云:中國企業如何在新常態下戰略制勝

發布時間:2015-02-20  |  點擊率:

  剛剛過去的2014年,金科股份(000656)不僅在房地產板塊實現了超過20%的增速,同時以大手筆切入新能源領域的風電和光伏發電領域。此外,金科還與華誼兄弟開始“玩票”進入文化產業領域。這一系列跨界的多元化戰略,讓金科在資本市場也是風生水起。

  “戰略制勝,是金科今年取得快速發展的根本性因素。”全國政協委員、金科控股董事局主席黃紅云在全國兩會期間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專訪時說,在“新常態”背景下,企業在積極應對市場變化的過程中,更注重對傳統產業升級完善;在戰略上多元化發展,為企業的穩定、健康和可持續發展提質增速。

  優化政策 激活房地產市場

  《中國經營報》:2014年房地產企業的日子普遍都不好過,金科的銷售收入是否實現了目標?在土地儲備和資金流轉方面情況怎么樣?

  黃紅云:金科基本實現了既定的目標,整體收入約288億元左右,我們在2013年的基礎上仍實現了超過20%的增長。目前,金科的土地儲備在2000萬平米左右,能夠保證未來4-5年的穩定發展。去年我們成功地實現了在證券市場的再融資,這是又一個新突破,進一步降低了金科的資金成本,現在金科資金充足。2015年我們在創新融資方面還會有更多的突破。

  《中國經營報》:金科之前提出“622”和“6010”戰略,那么基于對2015年的房地產市場發展趨勢的判斷,金科的發展戰略將做哪些方面的調整,以期更好的適應當前市場?

  黃紅云:“622”是指集團60%的發展放在中西部市場,長三角和環渤海地區分別占20%。從去年全集團的收入來看,中西部對于收入的貢獻率遠遠大于這個數值,僅大重慶一地的收入就接近150億元。“6010”戰略是指在10年內新進入中西部區域的60個重點城市。去年我們新進入了陜西省西安市和新疆的烏魯木齊,我們仍在加快對此戰略的推進,但在拿地方式上,金科采取了更加多元化的方式。去年年底到今年2月份,我們在四川遂寧,湖南長沙等地取得的地塊就是通過文化旅游地產、產業地產等拿地方式所獲取的。

  《中國經營報》:當前大多省份已經取消了限購政策,但是銀行等金融機構松綁不到位,2015年的房地產市場不容樂觀。作為全國政協委員,對2015年中國房地產走勢你有什么樣的看法?在如何更好地推進房地產市場健康穩步發展這個問題上是否有相關提案?

  黃紅云:房地產業是當前我國的支柱產業之一,具有拉動其他多個產業、支持城市建設、改善民生等重要作用,是擴大內需的重要途徑之一。然而,2014年以來,國內房地產景氣度下滑,投資增速放緩,土地市場出讓面積、金額和商品房銷售面積、銷售額和成交均價同比下滑。

  據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4年全國房地產開發投資95036億元,比2013年回落9.3個百分點,商品房銷售面積120649萬平方米,比上年下降7.6%。為刺激消費,確保經濟穩定運行,地方政府紛紛取消限購,為樓市松綁,截至目前,全國46個限購城市,僅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仍執行限購政策。但是,房地產業情況并沒有出現明顯好轉,行業整體銷售低迷,庫存高企,利潤下滑,部分企業和項目已經出現嚴重虧損,特別是一些中小房地產企業極度困難,處于資金鏈斷裂、瀕臨破產的邊緣。

  通過調研,我認為主要問題在于:

  一是樓市松綁政策執行不徹底。雖然地方政府取消限購,“央四條”取消限貸,但是各地商業銀行對政策的執行力度打了折扣,7折最低房貸利率幾乎沒有,令救市政策雷聲大雨點小,難解近憂。

  二是金融機構“嫌貧愛富”,令中小房企雪上加霜。隨著市場的低迷,金融機構對房地產企業的授信收窄,資金控制日益嚴格,中小房企出現資金緊張和市場變化的雙重夾擊,一旦出現逾期還貸,銀行出于自身風險防范,往往采取“一刀切”式的抽貸和停貸,直接導致部分中小房企資金鏈斷裂,出現“老板跑路”的情況。

  三是政策偏見未除,房企壓力過大。隨著市場變化,房地產業已經發生了趨勢性的改變,行業利潤不斷下滑,但在稅、費征收方面,仍被視為不被鼓勵的高利潤行業,執行較高稅率和費率,對房地產企業,無論盈虧,均實行預征企業所得稅和土地增值稅,增大了企業壓力。

  針對房地產業發生重大趨勢性變化和面臨極度困難的緊迫情況,我此次在政協提案中建議:在抑制投機性炒房的前提下,進一步取消制約,優化調控政策,大力推動房地產行業健康發展。

  一是采取積極手段,激活房地產市場消費。進一步取消各種限貸、限購政策,下調首套房首付比例,鼓勵改善性需求的二套房購買,出臺購房貨幣補貼政策,減免購房契稅,放寬二手房交易營業稅免征期限等。

  二是要求金融機構加大對地產投資的支持。要求銀行放開開發貸,降低房地產企業的融資成本。對有困難的房企,盡量解決房地產企業正常的項目貸款投放,房企到期貸款可按照銀監會新規直接延期而無須先還再貸,盡可能避免抽貸、棄貸的情況發生。擴大授信貸款額度,提高按揭工作辦理效率,緩解房地產企業資金壓力。

  三是進一步對各種稅收、規費進行優化。如:將房地產企業購買土地及支付政府規費成本納入增值稅進項稅額進行抵扣;將紅線外成本納入土地增值稅清算扣除范圍;取消企業所得稅及土地增值稅的預征;弱化或取消土地增值稅,增加房產稅等。

  “風光并舉” 發力新能源產業

  《中國經營報》:2014年,金科股份全資子公司金科新能源有限公司斥資7億元,收購了主營風力發電的新疆華冉東方新能源公司100%股權,開始在金科新年能源布局上的第一步。從房地產公司跨界新能源,金科此舉是出于什么樣的戰略考慮?

  黃紅云: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經濟持續高速增長,國內生產總值連年大幅度提高,但與此同時,環境污染狀況日益嚴重。根據中央氣象局發布的《2014年中國氣候公報》顯示,2014年由于大氣污染物聚集,大范圍持續性霧霾天氣共出現13次。不及時采取有力措施來扭轉當今嚴峻的環保局勢,污染問題將大大阻礙我國的經濟發展,并對國人的生活產生極其嚴重的影響。

  2014年12月中央政治局會議明確我國進入經濟發展新常態,盡快規劃布局能源產業在經濟新常態下的發展方向,控制能源總量,優化能源結構,給予能源電力行業健康發展以引導和支持,并加快政策落地力度,將是推動我國經濟健康發展的先決條件。

  現在,新能源已經成為人們談得比較多的話題,特別針對現在的環境污染防治問題,從國家和民眾都非常關心,我們把目光投向了這一領域,也是根據房地產市場目前的發展趨勢,去思考的轉型和升級。

  我們主要發展新能源領域的風電、光電,也就是“風光并舉”。在這兩個板塊有人只知產能過剩,其實不是風電、光電本身產能過剩,而是材料設備制造過剩,新能源本身市場潛能巨大。

  去年,我們花了30多億元,已經成功在新疆收購50萬千瓦的風電項目。未來,金科還將大力發展新能源,計劃5年投資500億元,同時我們還關注太陽膜發電等更多清潔能源的板塊。

  《中國經營報》:在新能源領域,尤其是光伏產業鏈條的多晶硅,目前都面臨著重重壓力,同時風電和光伏發電的電力收購也一直成為困擾我國新能源發展的問題。對此你如何看待我國新能源未來發展的前景?有什么樣的建議和意見?

  黃紅云:我認為,當前我國能源電力及清潔能源發展主要面臨以下問題:

  一是煤炭作為中國能源結構主體,占比較大。我國電源結構中,火電占比約75%。新能源和傳統常規能源之間,存在行政干預過度及利益博弈等問題,電力市場缺少統籌兼顧。二是中國是全球擁有和在建清潔能源最大的國家,也是唯一一個大規模棄風棄光的國家。我國每年浪費的清潔能源電量巨大。以風電為例,2011~2014年棄風限電量均在100億千瓦時以上。其中,2012年200億千瓦時,2013年162億千瓦時,2014年約133億千瓦時,2014年全國風電平均棄風率8%。全世界只有中國才棄風棄光,資源浪費嚴重,也導致了我國的能效水平偏低,單位GDP能耗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2倍,是發達國家的3到4倍,能源利用效率急待提高。

  為助力環境污染防治,應大力發展以風、光電為主的新能源和分布式能源等環節友好能源,推進能源電力行業節能減排。我認為,一是在全國范圍內,把新能源和常規能源結合起來,優化配置。通過大力推進新能源發展,助力環境污染治理,服務中國的生態文明建設。在高密度人口聚集區,通過提高可再生能源發電量的占比,既能滿足國家的能源結構需求,又能減少環境污染。

  二是加快出臺可再生能源配額制,對各省市和電網公司新能源發電配額提出強制性約束和監管要求,按國家規劃,2020年我國非化石能源占比要提高到15%,其中常規水電裝機達到約3.5億千瓦,風電和光伏發電裝機分別達到2億和1億千瓦以上。實施能源交易配額制,讓地方政府、電網公司在新能源發電量、輸電量上有考核壓力,改善新能源發電的限電、接入、消納等問題,促進新能源投資的新一輪發展。政府持續改善并網服務,綜合各類新能源發電特性,科學調度,優先保障新能源發電的利用和消納,實現新能源發電全額收購。

  三是大力實施能源的電能替代。中國電能占終端能源消費的比重每提升1%,單位GDP能耗可下降約4%。電能是優質、高效、清潔的二次能源。以電代煤、以電代油,不斷提高電氣化水平,不斷提高電能在終端能源消費中的比重,能促進節能減排、有效改善霧霾等環境污染。

  四是大力建設特高壓電網,利用特高壓輸電網絡,把風力、太陽能,煤炭、石油等能源從相對偏遠、儲量豐富的地區,通過當地轉換成電能后,輸送到經濟相對發達地區,以改變依靠就地燃燒等方式解決大規模人口聚集區的能源供應問題。因此,大力推進電力行業的“高鐵”建設,即超高壓輸電網絡的建設,改善電力輸運環境,以實現“煤從空中走、電送全中國”。

  《中國經營報》:你剛才提到金科預計在未來投資500億元在新能源產業,在風電、光伏發電乃至頁巖氣領域發力。對此,金科從集團層面有什么樣的戰略構想?未來是否會將新能源板塊獨立上市?

  黃紅云:金科已經確定了“房地產+新能源”的“雙主業”戰略,未來三至五年將是公司在新能源產業的大規模投資期,公司在新能源行業的投資領域主要集中在受國家政策支持且收益穩定的發電領域,不會涉及設備制造等目前處于過剩的領域。

  根據公司新能源戰略規劃,未來1年時間,公司將主要采取并購等方式使裝機容量達到150萬千瓦的目標,總投資規模達100~120億元,收購的項目主要在風力發電和光伏發電兩個領域。除了國內項目,海外收購例如歐洲等市場也將考慮其中;未來3至5年,裝機容量達到500萬千瓦,總投資規模達到400億元,除了風力發電和光伏發電外,公司還將把塔式光熱作為重點投資方向,計劃在塔式光熱領域投資100億元左右,同時將積極參與并迅速進入頁巖氣領域。

  風電行業屬于資源型產業,也是資金密集型行業,與公司所處的房地產行業在商業模式上存在許多的相似之處,在新能源領域的投入與發展有助于增強金科持續盈利能力及綜合競爭能力,推動公司的可持續長遠發展,在條件成熟的時候不排除獨立上市的可能。

  產業升級 穩健適應新常態

  《中國經營報》:近兩年,金科動作不斷,不是與華誼兄弟合作“玩票”,就是試圖進入到文化領域“切蛋糕”,集團的多元化發展戰略有退有進,那么金科到底如何定位自己的未來角色?

  黃紅云:未來,金科除了在傳統房地產開發方面持續穩健發展之外,和剛才所談的新能源發展以及產業投資發展三方面將共同成為金科的三大核心業務。在產業投資發展方面,我們將專注于文化旅游、主題游樂、高新科技產業園區、大健康產業項目投資和綜合開發運營。在全國范圍內,將房地產業與其他優勢產業、優勢資源嫁接,并結成戰略聯盟,構建多元化投資平臺,形成多模式、多產品線、多業態的盈利格局。

  《中國經營報》:從傳統的建筑企業發展為房地產開發商,再到如今的跨界經營,金科將房地產業與其他優勢產業、優勢資源嫁接,在推動產業升級方面似乎一直是順勢而為。對此,請你分享一下金科在產業升級上的戰略思考?

  黃紅云:今年,中國房地產市場在持續深化改革與經濟結構調整的大背景下,呈現出市場化發展的“新常態”。各大房企在積極應對市場變化的過程中,更注重對傳統產業升級完善;在戰略上多元化發展,為企業的穩定、健康和可持續發展提質增速。

  近期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為2015年的經濟工作“定調”:中國經濟正在向形態更高級、分工更細化、結構更合理的階段演化,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正從高速增長轉向中高速增長,經濟發展方式正從規模速度型粗放增長轉向質量效率型集約增長。

  在此大背景下,文化產業在國民經濟新常態的大格局中,如何進一步挖掘潛力、發揮作用,成為一個熱點問題。金科與華誼兄弟聯手合作,進行企業的產業升級,并上升到戰略層面,就是要率先搶占這一輪文化產業發展的先機。

百合直播官方下载_百合直播app苹果_颜色app下载地址